股市看点网-陈振华 陈振华|音乐的魅力 陈振华

陈振华 陈振华|音乐的魅力

陈振华|音乐的魅力
本文关键词陈振华,获取更多陈振华浙江、湛江陈振华、印度陈振华、相关信息,请访问本站首页。
原文标题:陈振华|音乐的魅力
原文发布时间:2019-06-27 16:31:19
原文作者:商南的影像声色。
如果您喜欢本文,请关注原文作者,获取更多文章
如果您是原文作者,不同意我们转载此文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音乐的魅力

文/陈振华

秉性使然,我自幼热爱音乐,音乐也从此潜入我的灵魂,融入我的血液。渐渐地,我理会了她的初衷和意趣,她也给予我柔情、快慰和亢奋。肝胆相照,悲喜共存,可谓不解之缘。有时我突发奇想,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音乐,那人类将会是个什么样子?真不敢想象……

音乐同其他艺术一样,都是艺术家感情冲动之下、独具匠心的结晶。它影响、陶冶、涵养、鼓舞一代又一代普天之下芸芸众生,使他们在憧憬、向往中成长和壮大。音乐的魅力就在于其塑造的艺术形象,给人的感染力和影响力。因此,每一个成功的艺术形象,都散发着无穷的艺术魅力。

陈振华|音乐的魅力

下面仅以两个作品为例,其中包含我的音乐尝试、经历与感受。

《江河水》这首古老的曲子,之所以成为中国二胡经典名曲,广泛流传,经久不衰,至今常被名家青睐而屡屡登台,是因为它凄美、勾人心魂的旋律和鲜明、深入人心的形象,代表着那个时代的人们渴望自由、平等、和平、幸福的一种呼号。《江河水》诞生于旧中国,是当时东北地区民间流传的一首民歌,后被改编成二胡独奏曲,近年来又演绎为交响曲、幻想曲。

初识《江河水》,以至于后来深爱它,源于一次偶然的机遇。那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,在富水沐河知青点,西安市六中插队知青郭大力的住处。那时我16岁,是二胡爱好者。听知青中他的同学告诉我,郭大力是西安市中学生二胡独奏竞技第二名,于是我慕名前来拜访。在他的住室里,我作了自我介绍后,他热情地递过二胡让我拉,我在惶恐中拉了一首《二月歌》。他听后微笑着说:“你拉得还不错,基础扎实……”然后,我让他拉,我坐在一旁凝神倾听。他反复演奏了三首独奏曲,我听得入了迷,几欲醉倒,最使我销魂的就是那首初次接触的《江河水》。我和他交谈领略技艺,他毫无保留地现场传经。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,我还迟迟不愿离去……我临走的时候,他还送我了一本《二胡独奏曲》,我翻开一看,里面就有《江河水》等十几首名曲。如获至宝,我兴奋而归。

陈振华|音乐的魅力

第二年春天,我被生产队派差到县河水库参加修水库劳动,住在富水营富水连(当时民工都按部队编制),刚好郭大力也出差在此,是该连的文艺宣传队成员。再次相遇,我非常高兴,又能欣赏他的二胡演奏了。宣传队每周至少要演出二至三次。我在那里干了一个多月,郭大力屡次登台献艺,《江河水》二胡独奏是不可少的,他的琴艺吸引了整个水库工地的全县民工观众,我是其中最忠实最倾心的一名。他住在我隔壁的连部空房,每晚下工后,他都要在宿舍习惯性地拉二胡两小时左右。有时我疲倦地躺在宿舍大铺上,昏昏欲睡中,隐约听到隔壁传来的《江河水》的琴声,顿时,困乏与睡意全消,一骨碌爬起来,轻轻走到他房门外,从半掩的门缝里看他演奏,聆听那震颤心魂的殇曲妙音……有一次,他发现了站在门外的我,拉我进门说:“以后你就来屋里坐嘛,站外面多难受!”我一时感激的差点掉下泪来。

后来,我读师范期间,和同班镇安的一位同学谷玉华及外班的柞水两位同学结成二胡伙伴,谷玉华的功夫比我深,而且技法娴熟、老道。同为校乐队成员,我们经常在一起习琴、切磋并登台齐奏或独奏,当然更多的是为各类演出伴奏,这一时期使我的二胡水平上升了一个台阶。平时他也拉独奏曲《江河水》,我也曾欣赏交流过不少,从而加深了对曲谱的理解并开始尝试。1975年春,陕西省歌舞团(现为省歌舞剧院)、铜川市歌舞团、商洛地区中心文化馆联合,在商洛举办17个民族舞普及培训会,我和另外三位同学被选派参加该舞会乐团伴奏。这是一次空前的舞蹈音乐盛会,一个多月17支民族舞曲,每天八个小时的严格训练、排练以及后来的汇报、巡回演出,与众多的高手共同操琴历练,除了技法水准进一步提升外,同时养成了识谱与领会之间的通融能力;看谱与演奏之间的应变能力;个人和乐队之间的配合协调能力等。受益匪浅,使我的技艺趋于规范和成熟。

陈振华|音乐的魅力

走向社会参加工作之后,业余的参加一些文艺演出之外,仍潜心于二胡独奏曲的练习,而拉《江河水》曲总觉得别扭而不是那么流畅。是因为演奏难度较大,虽没有快弓及其他高超技法,但曲谱定调3-7弦,半音关系本难把握,加上中间一次变调转为2-6弦,后面又回到3-7弦。经反复揣摩操弄,熟能生巧,一度尚能顺畅奏完。然而,每拉到主题部分的时候,由于感情过于投入,往往噙泪而止……上了年纪之后就很少拉二胡了,闲暇时偶尔抚琴,抑或与琴友一起凑合两曲。近几年来,我沉醉于音乐欣赏,仍偏爱于我热衷的《江河水》,经常打开微信视频,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细细品味。这时我忽然感到,这位作曲家太了不起了!其想象与联想竟如此丰富,刻画也尤其细腻、贴切、传神,加之演奏家的再度创作,在不违原创初衷的基础上,倾心倾情,发挥得淋漓尽致。运弓扣弦,张驰有度;轻重缓急,如泣如诉;细节处理,惟妙惟肖。每一个音符都敲打在我的心上,每一次停顿与延长都牵动着我的思绪。感情在升华,幻象在展开……一幅古老苍凉的画面浮现于我的眼前:一位刚完婚的男郎被捆绑着,几个持枪的士兵将他押上泊在江边的木船,驶向江中(这是一次抓丁充军,男丁将由水路运往沙场,据说后来阵亡)。须臾,年轻的妻子长发蓬披、面色苍白,踉跄地追至江边,然而,木船已消逝在茫茫彼岸。望着奔流不息的滔滔江水,妻万念俱灰,悲恸欲绝而嚎啕大哭起来。哭声呼天怆地,凄厉哀怨,令人心碎……这就是《江河水》起源的故事梗概。《江河水》全曲的演绎,就是这位新婚妻子的哭诉,这既是对爱夫突然离去的无比伤感与悲情,也是对旧社会残酷现实的控诉。琴声慑人肺腑、荡人心魂,一次次品味,一次次泪水不止。那为何还如此爱恋?从美学的角度认知,悲剧性艺术品往往震撼力强大,其产生的美感效应也是最强的,所以,令知音者尊崇和喜爱。

近几年来,民间广泛传唱的《一壶老酒》,是一首思念怀恋“妈妈”的歌。在众多的演唱中,唯原唱陆树铭的演唱感人至深,她赚取了我不少的泪水。为什么?除了词曲配合融洽富有表现力、渗透力之外,更重要的是陆先生的二度创作。那激昂、悲壮而充满苍凉感的腔调,触动了我的灵魂,创痛了我柔软的心,使我想起了自己的妈妈。冥冥之中,仿佛看到了妈妈,每当我出门离去的时候,她送我到门外路边,千叮咛万嘱咐,依依惜别的情景。天下的儿女都一样,为了事业和前程,在求学、生活的道路上艰辛地跋涉,而不得不一次次离开自己心爱的妈妈,妈妈的一次次送别,儿女们一次次回首张望,看到妈妈的伫立和挥手,一次次泪水模糊了双眼,而又毅然决然大步地向前……演唱声情并茂,其传递的音乐形象栩栩如生,如在眼前。使人想念,催人泪下,激人奋进。

陈振华|音乐的魅力

与文学、舞蹈、戏剧、电影等其他艺术作品一样,音乐的魅力是潜在的、深沉的,关键在于欣赏者的理解与感悟,一旦与艺术家的创作情感体验达到高度契合,将产生某种强烈的心灵感应,这就叫“共鸣”。优秀的文艺作品,能陶冶情操、振奋精神,给人以抚慰和力量,引领人们奔向新的美好的未来。这应该就是艺术创作的终极目标。


原文标题:陈振华|音乐的魅力
原文发布时间:2019-06-27 16:31:19
原文作者:商南的影像声色。

本文关键词陈振华,获取更多陈振华浙江、湛江陈振华、印度陈振华、相关信息,请访问本站首页。


热门推荐
热门股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