股市看点网-张政 戒酒狠人张政:到饭店包厢倒掉客人酒杯里的酒,然后伸着脑袋随便砸 张政

张政 戒酒狠人张政:到饭店包厢倒掉客人酒杯里的酒,然后伸着脑袋随便砸

戒酒狠人张政:到饭店包厢倒掉客人酒杯里的酒,然后伸着脑袋随便砸
本文关键词张政,获取更多张政军、张政勇、张政烺、张珍、张政安庆、张政芳、张政奎、张政 光明日报、张政 江苏师范大学、张政能张健在县委经济工作会议上的讲话、相关信息,请访问本站首页。
原文标题:戒酒狠人张政:到饭店包厢倒掉客人酒杯里的酒,然后伸着脑袋随便砸
原文发布时间:2019-06-11 08:31:00
原文作者:凤凰WEEKLY官方号。
如果您喜欢本文,请关注原文作者,获取更多文章
如果您是原文作者,不同意我们转载此文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作者|孟繁勇 编辑|孙杨

来戒酒中心的病人,最大年龄72岁,最小的只有18岁。99%因为喝酒失去工作,50%的人因喝酒离婚,20%的人曾作出危及他人和自己的生命的行为。


郑州大学南路,临近校园,餐馆一家挨着一家开,美味飘香,食客云集。19点35分,张政走进一家饭店,十来桌客人,坐得满满当当。他走到一桌客人面前,先介绍自己,我叫张政,很多人叫我中原第一酒鬼,酒对人的危害性极大。说着说着,张政伸出手去,抢过食客手中的酒杯,倒在垃圾桶里。

食客猛地站起身来,旁边的人拉住,悄声说,坐下坐下,你不知道他是谁。张政挨桌走过去,口中话未停,手里一杯杯酒倒进桶里,有骂的,有叫的。餐厅老板出来,笑着说,张政老师,你可别坏我生意啊。

一个女孩走到张政旁边,说:“我爸也在那边喝酒,你不管吗?”

张政走过去,老板跟着,桌上摆着三瓶白酒,六瓶啤酒,三个人正在划拳。老板一看,自己也说,哟,这是喝得有点多。张政伸手,接连从两个人手里抢过酒杯。

晃晃悠悠,酒桌边站起来一个人,40多岁年纪,眯着眼,歪着头,看着张政。女孩说 “爸爸,学学叔叔吧,不要再喝了。”

“啪”,当爸爸的突然一个耳光,抽在女孩脸上。

哭喊声,打骂声,餐厅瞬间乱了套。张政拦,老板劝,食客们七嘴八舌,好容易平静下来了。男人把桌上的酒,全部倒在垃圾桶里,大着舌头告诉张政,今天给你个面子,我不喝了。

老板优惠,结账抹了零头。男人叫着同伴,拉着女孩,和张政友好的握手,转身向外走。没走几步,女孩挣脱爸爸的手,转身,三步两步跑到张政面前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哭着说:“叔叔,求求你了。救救我爸吧,他现在倒了酒,回家还要喝。每天喝,把我上学的钱都喝没了……”

张政来到女孩的家里,和男人聊了半宿。劈头盖脸一句话:“你有喝酒的钱,不让你女儿上学?你女儿的学费都拿来喝,你还算是个人吗?”

那一天晚上,男人发誓不再喝酒,张政接近凌晨一点才回到家。他说:“你看着惊讶,其实不希奇。喝酒成瘾的酒鬼,一箩筐的好话听不进去,硬抢他一杯酒,他才能听得进去半句话。”

在张政看来,这人还算不错,抢他一杯酒,只是骂他几句,打自己女儿。没说拿起酒瓶子,照着他脑袋上忽悠。

戒酒狠人张政:到饭店包厢倒掉客人酒杯里的酒,然后伸着脑袋随便砸

到处抢酒杯,挨打也不躲,“我没病,正常得很”

啤酒瓶砸在脑袋上,张政眼前金星乱冒,手一抖,抢来的酒杯掉在地上。鲜血涌出来,和着啤酒和碎玻璃渣子顺着脑门子往下流,眉毛、眼睛、脸上,嘴唇。这时才感觉到疼了,下意识用手摸头,耳朵里听到周围食客的哄乱。

啤酒瓶一砸就碎,白酒瓶硬,砸一下,瓶不碎。被抢酒杯的食客,看一下酒瓶,再看一眼张政,酒劲上来,不管不顾,照张政的脑袋又是一下,这一下基本上铁定碎了。但万事也有意外,若遇到四方形的白酒瓶,一下,两下,三下,没准几下碎,疼到眼冒金星。

张政不躲,抱着头,脑袋在那里伸着,也不说话,想砸你就砸,谁躲那就不算好汉。被抢的食客遇到火大的,酒喝到位了,噌的站起来,三句话没说完,手往桌子上一扫。抓着什么抡什么,夏天啤酒瓶,秋冬白酒瓶,白的啤的碎酒瓶落在地上。黄的亮的乱酒液,和着脑袋上的鲜血,一股子一股子往外冒。

张政脑袋上伤疤,短的一公分,长的三公分,不长不短拿手量,一比划,嗯,大约两公分。省着数,因抢食客酒杯,脑袋、胳膊、双腿,身体被酒瓶子砸伤、划伤十来处。他说:“我很理智,被酒瓶子一砸,才能有完美的结局。”

酒客懵了,这人有病,酒瓶子砸脑袋,不藏不躲。人被砸了,张政还在那里劝人,别喝酒了。手里拎着半拉酒瓶子的人,乖乖把桌子上的所有酒,一滴不剩倒进垃圾桶。还没喝多的朋友,拉着张政去医院,出钱,包扎,治病。临走前还喊,今天谁再喝酒,就是不给张哥面子,不给我面子。

戒酒狠人张政:到饭店包厢倒掉客人酒杯里的酒,然后伸着脑袋随便砸

第二天中午,张政头上包扎着绷带,又来到郑州北环的酒店。哪里酒瓶子摆得多,他照样抢酒杯。问喝得来劲儿的食客,你听话不听话,我不让你喝了。喝酒的这位有些晕,反问张政,我买的酒。

张政认为自己说得有理有节,你喝谁的酒,你亲情也买不来。哗啦,酒往垃圾桶一倾而尽。

下一桌,食客摇晃着身子,要拦。张政说,我看你这个情况,我不允许你再喝。旁边的食客家人也劝,你别喝了,再喝直接去医院了。食客一甩手,大着舌头说张政,有你在,我不能喝?

两个小时后,食客出酒店,回了家。不久,张政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,感谢劝阻他丈夫喝酒,两口子邀请张政吃饭,当然,只吃饭,不喝酒。

郑州之外,张政全国各地抢酒杯。网络上查资料,哪个省份的人最能喝酒?东三省、内蒙古、河北、北京、山西、江西、浙江、广东……全国他走了15个省。到了地方,安顿下住处,哪里餐厅多,他去哪里抢酒杯。

饭店里没人喝酒,生意怎么做?炒菜薄利,能挣几个钱?我这饭店靠着卖酒,养活这么多员工,你把酒全给我倒了,我们还挣什么钱?这些员工找你要饭吃吗?

餐厅老板火了,他眼瞧着张政一桌一桌把酒倒掉,直接报警。警察来了,了解情况,劝人不要酗酒,行为过激了一点,却也没什么大事,又把他放了。

高档酒店,遇到张政的第一个反应,你来我这里抢酒杯,明摆着受人指使,故意找事,坏我生意。这种理解上的不同,让张政遭遇过不少麻烦。

河南安阳,五层楼高豪华酒店,透明玻璃落地窗,夜间霓虹灯闪动,城市繁华,食客尽兴。张政那天晚上19点左右到达,进入酒店,到了总台。先看前台经理在不在,先解释一下,说明来意,没必要引起冲突。

前台告知张政,经理在五楼,陪客人吃饭。经理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,张政没等,他直接来到酒店大堂,满满当当坐着食客,服务员餐桌穿梭,上酒摆菜。他出手了,一桌一桌抢下酒杯,一杯一杯倒进垃圾桶。有食客认出张政,喊着说:“好,张政,我们为你点赞。”

气氛起来了,张政还没有走到下一桌,那桌站起身,说道:“张政老师你看到没有,我这里还有好多酒,今天你来,我们不喝了。”边说边拧开酒瓶盖,哗哗地倒进桶里。食客们开始鼓掌,掌声响起来,服务员层层汇报,惊动了大老板,直接开着车来到酒店。

张政看到的是一张铁青色的脸,40多岁,个子不高,身材微胖,一副老板的架势。问客人,你们把酒都倒掉干什么?客人回答,人家抢酒杯的人过来,不让喝酒了。

老板头一扭,瞧着张政。张政赶忙过来打招呼 ,打扰你生意,抢酒杯的事情,不能说很好,但对社会有益。这个情况希望你理解。老板也不急,只说一句话,你这样做,不对,你今天不能走。

老板接着讲,我酒店开业第三天,你来砸我的场。你给我说实话,是不是隔壁的人,派你来找我的事。

戒酒狠人张政:到饭店包厢倒掉客人酒杯里的酒,然后伸着脑袋随便砸

心里没鬼,人不慌。张政答应老板找隔壁对质。偏偏隔壁的人在电视上见过张政,知道他抢酒杯的事,见面直接握手,说道:“稀客啊,张政老师,什么风把你吹来了。”

眼见着事要闹大,报警电话拨出去,辖区派出所所长率队出警。告诉老板,张政以前也是警察。饭店老板非常惊讶,了解事情原委后,恍然大悟。

最终,老板在酒店贴了个牌子,和张政合作,劝酒少饮。牌子上写:“中国反酗酒第一人,张政先生来我酒店抢酒杯指导工作,唤起更多酗酒人不再沉迷于酒,放下酒杯。”

一个前警察,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,只为了抢你手中一杯酒?这种人,谁见了谁以为有病。张政自己说:“我没病,我正常的很。我被人拿酒瓶子砸头,骂我十八辈祖宗。不还手,不吭声,我不是疯子,我这么做,你猜也猜得到,一定有原因。”

酗酒的日子,曾经一天喝五斤白酒

到处劝酒的张政,当年是个“六亲不认”的酗酒者。如今已经戒酒成功的他,毫不讳言自己不堪的过去。

张政的家里有一个15平米的房间,从地面到房顶,3.6米高,曾经堆满了酒。一百三十多箱白酒,从茅台、五粮液、剑南春,到北京二锅头、山西杏花村。甭管贵贱,只要是酒就可以。

每天睡醒觉,先从床头摸出一瓶高度白酒,一张口,半瓶就没了,也不吃菜。感觉头脑清醒了,再几口,一个空酒瓶扔在床边。张政这才有精神

没事喝几口,酒瘾上来喝一瓶,平均一天五斤白酒不算多。

戒酒狠人张政:到饭店包厢倒掉客人酒杯里的酒,然后伸着脑袋随便砸

因为喝完酒总惹是生非,曾经是警察的张政被辞退,没了工作。

女儿、妻子、父母劝,不管用。劝得多了,张政觉得烦,他向妻子要求离婚,没人管自己喝酒了,人会更自由。一次说,妻子不理他,两次讲,还不离。张政酒劲儿又上来了,一脚踢过去,妻子流了泪。

女儿一见他喝酒,吓得躲进卫生间。没多久,婚离了,家没了。他住进父母家,没事喝两口,感觉自由自在,小日子过得舒服极了。

不喝酒,不行吗?还真不行。两三个小时不喝酒,张政吃不下饭、手抖、盗汗、身体虚,甚至呕吐,走路都走不成。喝点酒,百米冲刺都可以。他离不开酒,家里人都快被他逼疯了。听说有家精神病院能把人酒瘾戒了,趁张政喝醉,家里人先后五次把他送进精神病院。

可是每一次,出了精神病院戒酒科病区,回了家,没三天,张政该喝还是喝。

张政不是没想过戒酒。有天晚上,张政躺在沙发上,酒瓶子就放在手边,喝几口酒,看几句妻子离婚前为劝他戒酒写得信。慢慢感觉到自己很可怕,亲情、朋友、工作,连自己最亲最爱的女儿也不在自己身边,感觉没有人可以说话。

一封封信看过去,有一封爸爸写的信:“亲爱的儿子,从小,爸爸对你是最包容,最溺爱。可是爸爸纵容你喝酒,没想到是害了你。爸爸求求老天,让我的儿子戒酒吧,还变成以前的样子。”

读完信,张政突然觉得自己不是人,他哭,流泪,心里难受,骂自己,发誓不再喝一口酒。可第二天起床,睁眼,人没精神,手发颤,又想喝酒了。

他记得曾经发过的誓,强打精神忍住。可是,还不到上午10点,全身发抖,难受,生不如死,终于憋不住了。

他来到父亲面前坦白,想戒酒,戒不了。爸爸一听,直接就哭了。当天中午,大哥、大姐、姐夫,让老人一个电话都叫回家。一家人坐在饭桌前,父亲拿出许多酒,放在张政面前。爸爸说今天要把酒全部喝完。

一会儿的功夫,十瓶白酒喝完,他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戒酒狠人张政:到饭店包厢倒掉客人酒杯里的酒,然后伸着脑袋随便砸

两个多小时后睁眼,他人已经躺在中国小兵戒酒康复中心(以下简称戒酒中心)病房里,想动弹,动不了。这才发现,家里的床单撕成布条,把自己的胳膊、腿捆得结结实实。

医生李春鸣把床单松开,说:“张政,你配合一点,这是不得己。你在家里戒不掉酒。”张政松开身,坐在沙发上,眼前父母家人,旁边医生护士。酒劲儿上来,他用力一拍茶几,钢化玻璃啪地一声全碎了,右手哗哗往外淌血。

没人打他,也没人骂他,护士车利雅给他包扎。戒酒中心主任张小兵听见动静走进来,一看现场,先安抚病人张政,再接着说一句,碎了茶几?你们家里赔?张政的家人忙着点头,75天后出院,张政砸坏了多少东西,一分不少折算价格,赔给戒酒中心。

戒酒成功的他,决定帮助别人,从此走上了:“抢酒”、“倒酒”之路。

戒酒、自残与幻觉

张政的病,医学上称之为酒精依赖症,他曾以为自己可以算是重症患者。来到戒酒中心,才发现比自己严重的,大有人在。

陈强被送来的时候,身体突然抽搐,牙关紧咬,嘴角流血,面容恐怖。医生护士四个人按着他的身体,李春鸣手拿开口器,把陈强的牙齿支撑住,服用一些药物。张政亲眼看到,缓过劲来的陈强,衣服、身上全是呕吐物,舌头被自己也咬坏了。

孩子们送刘涛过来戒酒,谁管他喝酒,他就嘴上说拿刀杀人。家里开着小超市,为防止喝酒,干脆不卖酒。54岁的人了,为喝一口酒,撒谎、借钱,偷酒,酒劲儿上来,1000多元的手机,换了一瓶酒。

家里人看不住,一眼瞧不见,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瓶酒,仰头喝起来。空着手去厕所,一出来就喝多了,全身酒味,也不知道酒是从哪里变出来的。

酗酒之人藏酒,是个本事。43岁的段斌,职业是医生,20多年酒龄,一天6斤白酒,基本没断过。为喝酒离了两次婚,家里闹得不成模样。两任妻子都不让他喝酒,家里没酒,他开始藏。明明身上有酒味,就是找不到酒。

衣柜、床下、厨房、卫生间、米缸、马桶,被发现了吧,好,这些地方不藏了。谁能想到,天花板里藏着酒,韭菜中间藏瓶酒,妻子睡在旁边,酒就在她10公分远的地方藏着,就是找不到。

段斌每天的生活,就和谍战剧一样。正常人能够想到的地方绝对不藏酒,你认为不会的地方,我会藏。妻子10公分远,就看不到,藏在哪里了?他有些不好意思,呵呵笑着说:“就藏在我的枕头底下,她怎么可能想得到。越危险的地方,越安全。”

刘涛藏酒喝酒,把160斤的体重,喝到现在的100来斤,不喝就骂人,打人。如果把他关在房间里,不让出来。他会把门、玻璃全砸碎,头往墙上撞。再不让喝,脸肿手肿,嘴也歪了,眼睛也睁不开了,像是偏瘫一样。

戒酒狠人张政:到饭店包厢倒掉客人酒杯里的酒,然后伸着脑袋随便砸

酒瘾上来,刘涛张嘴说话,只见开口,没有声音。抓着老伴的手,没劲儿,眼看着就要没命了。家里人没办法,妈流泪,儿子女儿跟着哭。但只要喝上几口酒,眼神回来了。

不给喝酒,刘涛甚至有一次拿着菜刀,要砍老伴子女,只能给酒喝,人才睡过去。第二天送到戒酒中心,当天晚上,就把病房的门踹了个稀碎。

病人们住进病房,头三天最难熬。为了口酒,骂人、踢人、砸东西。发现得不到酒,趁医生不注意,溜进护士工作站,偷酒精棉球,挤一挤,舔一舔解酒瘾。厨房里不能有料酒,否则一定会被偷走喝。

实在熬不住,刘涛还试过自己用葡萄酿酒。病人吃水果,他只要葡萄,放在大饮料瓶里。20多天过去,李春鸣突然闻到有酒味,一查,在刘涛的床下找到一个瓶子,里面泡着葡萄,变成葡萄酒了。

戒酒狠人张政:到饭店包厢倒掉客人酒杯里的酒,然后伸着脑袋随便砸

陈强找不到酒,难受,医生拦着不让出门。晚上了,趁都睡着了,把窗户玻璃打碎,床单拴在床腿上,人顺着二楼窗户下来,翻墙出去找酒喝。被发现后,窗户全换了铁丝网。

出不去了,喝不到酒难受。玻璃敲碎,拿来割手腕,脑袋撞墙,砰砰直响。跳楼的、掐脖子的,种种自残行为,医生护士只能用约束带、镇静剂稳定病人情绪。

最难以控制的是出现幻觉。

陈强听到有人说话,嚷嚷着要杀了他。他跑到大街上,车来车往,他在路中间疯狂的喊救命。警察把他摁住,他张嘴就咬,抬手就打。刘涛眼前没电视,说有电视,热闹得不行,又是唱又是跳。拿把菜刀,亲人是敌人。

李强面前没有人,直说眼前有人。耳朵里一直听见有人唱戏,声音不大,感觉能听到。三天三夜,戏不停,晚上睡不着,把耳朵堵上,还能听得清清楚楚。日夜不息,人快被逼疯了,打开窗,李强从五楼直接跳下去。

幸亏家里人看得紧,瞧见他不对劲儿,赶紧把人拽住。否则戒酒中心的病人里,就没有李强这号人物了。

酒精依赖是种病 得治

被诊断为酒精依赖症的人,张小兵将其分为三种,兴奋型,喝了酒话多,陈年往事反复说。狂躁型,喝酒找事,砸东西骂人,有严重的暴力倾向,比如攻击他人。抑郁型,喝了酒直接找个地方睡觉。

酗酒病人,三个阶段,一个比一个严重。先因为喝酒丢工作,其后婚姻家庭破裂,发展到严重程度,伤害自己和他人。

来戒酒中心的病人,最大年龄72岁,最小的只有18岁。99%因为喝酒失去工作,50%的人因喝酒离婚,20%的人曾作出危及他人和自己的生命的行为。而狂躁型病人,100%会伤害亲人,包括打骂妻子、父母、孩子等。

李春鸣之前是解放军一五三医院戒毒科的主治医生,复员后自谋职业,来到戒酒中心任职。戒毒、戒酒,戒烟,包括药物成瘾,在医学上称为综合性物质依赖。按成瘾危害程度,分别为毒品、药物、香烟、酒精依赖。

戒酒狠人张政:到饭店包厢倒掉客人酒杯里的酒,然后伸着脑袋随便砸

酒精依赖的治疗,与戒毒时采取的程序相同。李春鸣在为张政等人治疗时,也常为病人解疑,从医学的角度,毒品、乙醇,都是精神活性物质,对人会形成身体、精神的双重依赖。

停止吸毒、饮酒之后,会出现戒断综合症。两者出现的反应大同小异,比如躯体反应、运动系统活动失调、消化系统等。戒毒的反应,要远远大于戒酒后反应。

从医学角度,治疗程序以及相关药物使用,甚至康复时段,戒毒与戒酒相同。比如说,使用的药物属于一种类型,只是戒毒时100%的用药量,戒酒使用时药量只有10%,用药的时间,一般不超过10天。根据患者病情,控制在6至10天左右。

临床研究角度,根据酒的种类不同,分为两类患者。长期饮用酒精度数低于40%的酒,如果酒干红干白、黄酒、啤酒等。另一类饮用超过52度以上高度白酒患者。年龄段以45岁为界,根据酒类不同、岁数不同,采取不同的治疗方案。

无论什么样的治疗方案,在住进戒酒中心的初时三天,戒断反应最为强烈,医护人员自身有时也难以保障安全。 入院第一天,戒断反应严重,张政拍碎茶几,李强踹烂门,刘涛把电视机摔在地面,打医生,打护士,打管理人员。酒劲儿上来,急了连自己都打,拿烟头烫自己、拿碎玻璃割腕,用头撞墙等等自残行为频出。

不让我喝酒?病人用手指着眼前的几个人,你是医生,你是大夫,你是护士,行,你们厉害。话说完,顺手抄起桌上的烟灰缸,暖瓶,直接往医护人员身上砸。躲不及的工作人员,脸上就开了花。岳振凯的左脸,至今留有一公分长短的伤疤。

如此环境,戒酒中心的员工流失率极高。李春鸣说:“长时间和酒精依赖症患者呆在一起,时间长了,正常的人,也会受到病人的影响,医学上叫作同化现象。”

一位医生初到,值夜班。来了一个病人,他坐在床上,也不动,医生正要为他检查,突然大喊大叫,说是旁边有人,拿着刀在砍他。病人拿起饭盒砸向医生,好容易用约束带将病人控制住。第二天,天刚刚亮,这位医生将辞职报告交到张小兵手里。

为缓解压力,每星期,戒酒中心都会为医护人员组织心理培训。生活、工作,一定要分开。有的医生会去购物,有的去风景秀美之处放松身心。有的听歌,他的手机里,有最新潮、最流行的歌曲。

酒精依赖症患者住进来,一至三个月,基本上会康复。人虽然不喝酒了,但长期以来对家人的伤害,仍然难以在短期内弥合。很多人病治好了,人不喝酒了,家也回不去了。

王杰来的时候一团糟,身为初中老师,因喝酒被开除,婚也离了,妻子带着孩子走了。母亲、一个哥哥、两个姐姐捆着他送进戒酒中心。到时间出院,戒酒中心和王杰家人联系,电话打通,通知接人。

戒酒狠人张政:到饭店包厢倒掉客人酒杯里的酒,然后伸着脑袋随便砸

大姐姐说,别跟我说,我不管。二姐姐说,我不作主,你问我妈吧。妈妈的说,我上年龄了,你问他哥哥吧。哥哥说,这个事啊,我去不了,我生意忙。

戒酒中心再问,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接人?哥哥说,我这个弟弟,我早就不想要了,你和他明讲,我和他没有关系。

知道要出院,王杰把衣服洗得干干净净,理个发,穿上新衣服,拉着行李箱,一直在门口等着。左等人不来,右等人不到。告诉王杰实情吧,让他给妈妈打电话,接通了,他说:“妈,我不再喝酒了,现在没有人要我。我可以没有哥哥姐姐,但我不能没有妈。”

放下电话,王杰号啕大哭,哭完了,拉着行李箱,回了家。

段斌还有三十三天出院,他从住院的第一天开始,便盼着回家。每天晚上,他都会和病友们在房间里聊天,两次离婚,两个孩子,女儿13岁,儿子才5岁。不能再喝了啊,他会对新住进来的病友说,不要走我的老路。他讲起后悔之事,孩子劝,爸爸不要喝酒了,我满口答应,然后过一段时间又喝。

女儿说,爸爸,再喝酒,我就不理你了。妻子说,老公,你喝吧,我们离婚。父母说,儿子,跟你在一起生活,我们不如死了算了。

没有捆绑,没有家人陪伴,段斌是极少数自己走进戒酒中心的患者。他的戒断反应严重,不过,他没有骂人,没有打人,更没有自残。他向医护人员要来冰冷的水,他的胃里如同燃烧的火炉,必须喝冷水才能压下去。

两桶20升桶装水,摆在面前,喝一口,掉头就吐。吐了,胃里火辣辣的疼,如同放在火上烤。再喝,再吐,不停的喝,不停的吐。 40升水喝进肚子里,一点不剩全吐出来,最后吐的绿的黄的,大小便失禁,全身冒冷汗,晕过去,又醒过来,自己感觉活不到明天了。

戒酒狠人张政:到饭店包厢倒掉客人酒杯里的酒,然后伸着脑袋随便砸

可是明天,仍然来了。阳光照耀大地,又是新的一天。段斌躺在病床上,看到窗外绿影婆娑,他强力支撑身体,来到窗前,看到病友们在院子里打台球,晾衣服。医生带着病人做体操。又有两个病友,准备出院了,他们拉着行李箱,早早等在门前,家人很快就要来接他们了。

段斌说:“你看到了吗?这就是我最想要的场景,我要出院,我要回家。我戒酒成功了,我想看见女儿笑,我就会很开心。三十三天之后,我要亲口告诉我的女儿,爸爸答应你的事,我做到了。 ”

*应受访者请求,王杰、段斌、陈强、刘涛为化名,感谢中国小兵戒酒康复中心提供采访协助

*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【凤凰WEEKLY】创作,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
原文标题:戒酒狠人张政:到饭店包厢倒掉客人酒杯里的酒,然后伸着脑袋随便砸
原文发布时间:2019-06-11 08:31:00
原文作者:凤凰WEEKLY官方号。

本文关键词张政,获取更多张政军、张政勇、张政烺、张珍、张政安庆、张政芳、张政奎、张政 光明日报、张政 江苏师范大学、张政能张健在县委经济工作会议上的讲话、相关信息,请访问本站首页。


热门推荐
热门股票